分类
亚体育app下载安装ios

大咖云集百花开幕论坛谢飞:电影描绘现实中人和人性才有生命力

当天论坛上,谢飞导演做了“新时期中国电影市场的改革历程”的主题演讲,他先是回顾了中国电影市场过去四十多年的发展,认为上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是中国老百姓观影热情最高的年代,“1979、1980年达到了270多亿的人次进电影院,一直到八十年代末还是一百多亿”,“《战狼》票房56亿,只有1.4亿观影人次,而《少林寺》的观影人次多达3至4亿人次。”

谈到现实主义创作的话题,谢飞认为,“电影不去描绘现实中的人和人性状态,就没有生命力”,当年他执导的《本命年》与《开国大典》并列获百花奖,是因为“那时候观众就认识到,这部电影真是写了失败的青年”。

中影股份总经理、华夏电影董事长傅若清认为,2020年是极不平凡,极具挑战的一年。突然而至的疫情给全球行业都按下了暂停键,使全行业遭到巨大损失。在疫情冲击和产业变革双重作用下,中国电影产业迎来新发展机遇的窗口期。

一方面,面对媒体融合的时代挑战,电影需要更具差异化和独特性的呈现方式。以现实作品的价值欢迎观众的期盼。另一方面,中国电影由高速发展转向高质量的发展,产业亟待找到新的增长路径,激发文化消费的强大动能。

李少红导演在谈到自己对现实主义创作的看法时表示,“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一直到现在,我们创作过程是伴随了整个改革,电影改革和国家的整个经济改革的全过程,我们拍很多的作品,都跟这个时代是息息相关的”。

她回忆了自己当年拍《红粉》时的点点滴滴,以及前年拍《妈阁是座城》时的感受,“实际上我们最有创作源泉的就是时代。这个时代和现实赋予我们的感受,还有就是这里面有很多的故事和人是可以表现的,我们需要通过他们来讲故事”。

作为一位女性导演,李少红认为自己是从不自觉到自觉地展现女性觉悟的,“我觉得在整个过程中间,女性的视角跟母性的地位和他的,对社会的价值,实际上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不可或缺的存在”,“现实主义在我们创作的一生是永远伴随着的,这个题目是一生的课题和话题”。

尹力导演认为,所谓的现实主义,“就是始终把你的情感,始终把你的视角对准普通老百姓”。所以他认为这两年《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王小帅导演的《地久天长》《闯入者》等都是优秀的现实主义作品。

“为什么现实主义的电影重新回到影院,让挑剔的观众驻足了,进去了,看下去了,我觉得是因为情感共鸣,引起思考,这就是现实主义电影真正的魅力。”

不过,尹力认为,现实题材和现实主义是两个概念,“不是你把视角面对现实你就叫现实主义,现实主义既是一个创作方法,我认为他也是一个世界观,或者是一个方法论。现实主义的创作在今天,虽然有很优秀的影片在市场上跟观众产生共鸣,但是当下,表达现实,表达不断变化的现实题材的作品还是少,经典作品更少。

当天论坛上,张丕民、任仲伦、王小帅、徐帆、徐宏宇、霍猛等电影人和中青年导演也都发表了各自对中国电影和现实主义创作的精彩观点。

中国电影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张宏在本次百花开幕论坛致辞中表示,之所以选择“全面奔小康 共筑电影梦 现实主义的光辉与电影机遇”这个主题,是因为这个主题承载着中国电影人特有的深沉的家国情怀,伟大的梦想无不建筑在坚实的现实土壤之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